【三民主义论】
2017-03-12 21:17:05
  • 0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
“新文化”论纲之十

梁 勋

国历2853年1月6日

三民主义,即民本主义、民主主义和民生主义。简称三民主义。本文所说的三民主义与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(民族、民权和民生)有根本的不同。即便有“民生”一词相同,但其内容和主旨相距甚远。下文论及,此不赘述。

中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实行民主政治的国家,或者说中国自古至今主要的历史就是民主政治的历史。从黄帝开始,中国就很民主,所有的君王都很贤德。及至周召,共和国正式诞生,中国纪年的历史从此开始,史称共和元年。

我说“中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实行民主政治的国家”,估计有很多人不相信、不认同,要来批评或者批判的我的思想,这没有关系。但我建议凡是要批驳我的思想的人们,最好是系统地研究了中国5000年或者更长的历史,研究透彻了,再来批驳我的思想,我将十分荣幸地接受批评。

三民主义(民本主义、民主主义和民生主义)的理论基础是共生思想。关于共生思想或共生理论另文论述。下面分述三民主义。

一、民本主义,即主张民本之正义。

民本,是一个与“官本”对应的社会政治学概念,是指社会的治理结构是以民为本还是官本位。自古以来,中国就有民本与官本之争,当然,争论的结果是,理论上民本获胜,现实中官本流行,这就是中国历史,可见诸二十五史及各部典籍。中国历史就是一部民本与官本斗争的历史。在我看来,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一直是民与官的矛盾。我赞同毛泽东关于矛盾论的观点,人类社会以及自然界充满着矛盾,但是我不同意马克思主义关于“阶级斗争”的论断,更不赞同用“阶级斗争”来框解中国的历史,这会使中国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,从而远离了共生的轴线。

中国古代历次农民起义运动以及改朝换代的公开理由几乎都是“官逼民反”,后世的总结也是如此,“官逼民反,民不得不反”,矛头直指权力阶层——官僚和政府。这里的民,成分很复杂,工、农、士、商、兵,甚至还有落魄仕官。即使是权力阶层内部的倾轧,也是以反对权力的“昏聩无能”而昭告天下。所以,古代总是把“民”与“官”比喻成“水”和“舟”,时刻提醒当权者,水可载舟,亦可覆舟。这种反抗,就是民主政治的极端表现。一个朝代稳定之后,当国者谨记“水可载舟,亦可覆舟”的教训,开启选官制度,整顿吏治,使得大批民众通过科举进入国家管理,这是中国民主政治的典型特征。

说到民本,就不能忽略这样一个社会历史现象——那就是“家”、“家天下”,以及“家国一体”。我曾经多次跟我的友人们讲,在中国,家,是一个最早彻底实现“共产主义”的地方,在家庭里或者在家族里,各尽所能、按需所取,是中国的“家或者家族”存续的根本原因。因此,中国古代的政治家们总是竭力把一个“国”家庭化,这就是家国或者国家的起因。当然,各个历史朝代有没有真正把国“家庭化”,那是需要研究的,不可否认的一点是,当国者在理论上无一不是主张“家庭化”的。有人会批评说,中国古代的家庭或家族很专制,那要看批评者是以什么标准来看的。一个家,一个家族,就是一个生物群落,要想发展壮大,这样的社会生物群落没有规则是难以为继的,家规,在很大程度上是以道德为主体的管理规则,这在中国古代几乎是共识。即使是政府,基本不过问家事,这就有效地分解了政府治理的诸多压力。中国古代的家或者家族延续几百年乃至上千年稳定发展者数不胜数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这是中国社会长期稳定的根本所在。正是由于“阶级斗争”理论以及“弱肉强势、适者生存”的价值观彻底摧毁了中国的家庭观念,导致中国现代社会家不像家,国不成国。

民本主义,就是主张国家的政治方略以民为本,以民生为本,以民主为本。民本主义反对“官本位”,反对官僚政治,反对官僚主义。但是这里有一个看似悖论的东西,那就是当官者会反对官僚政治、反对官僚主义?会的,中国的“吏治”经验可资借鉴。毛泽东试图在200年来的官僚政治刚刚垮台以后去实行彻底的民本主义和民主主义,由于下药过猛,当时的很多被整治的官僚敢怒不敢言,一捱毛泽东过世,立即反攻倒算,中国又回到官僚主义最彻底的时代。这个教训是惨痛而深刻的。

二、民主主义,即主张民主之正义。

民主,即国民参主国家大政的权利和主张,最根本的是国家政治结构的建设。民主主义就是要制定一套完善的“民主”程序,制定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选举法》、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法》和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监察法》以及其它法规,而不是选票法和自我监察法,确保每一个法定年龄的公民都有选举和被选举参政的权利。国家的政治结构必须确保“立法、行政、协政、督政、监政”的制衡要求,精简政治。

要实现民主政治,就不能允许党派主政,不管是一党主政,还是多党轮流主政,都不符合民主的要求。要实施民主政治,就必须党政分离,任何人只能以“公民”身份参加政府官员选举,不得以党派身份参政和立法,更不得代表党派利益干预政府职能,所有各党派可以督政和协政。一个党派和一个公民具有实质等同的“公民”权利。为什么不能要党派主政呢?任何一个政党都有其自身的利益诉求,这就会排斥另一部分人的利益诉求;一个党派也有其自身的党纪,党派的各级组织以党部委为主体,党部委以首长为主体,虽有民主集中制,依然避免不了首长专权或者弄权。此外也很难保证一个党派的宗旨是一成不变的,即便那个党派的初建时有着完美的和理想的党纲。此外,党派轮流执政,易于引起党争,易于引发战争和国家分裂。中国宋代曾经出现过党争,以后再也没有过。所以,中国古代对于结党营私是极力反对和严厉禁止的。

所有申请参加选举公务员的公民首先必须过了道德关,这是基本的;其次,必须熟知国家法律,这是调节社会矛盾的依据;第三,要善于引导民风;第四、公务员的职务行为必须置于公众的监督之下;第五、公务员不得在家乡本地任职并不得在一地任职两届以上;第六,公务员有举荐贤德之人出任公职的义务。公务员必须以德治身,以德治家,以德治学,以德治政,以德治国。中国必须打造一个以德治为基础,以法治为框架的政治治理结构。

建立和完善三民主义的道法体系。社会的稳定性取决于道德约束和法律制裁,凡经全民公决的道德规范和法律,任何个人和党派均不得践踏!任何道德规范和法律条文的修改增删必须经全民公议公决。道德规范和法律是全民行为的准则,一切矛盾均须依此准则来判断和调节,避免以党政首长的意志为标准。任何个人和团体都有弹劾政府官员的权力和动议。必须确保法律赋予人的权利和义务,道法尊严至上。

三、民生主义,即主张民生之正义。

民生,这是国家的根本。除了衣食住行之外,民生也包括人文环境。民生主义的核心主要是建立合理的经济制度,经济制度的核心是经济民主,或者叫做民主经济。因此,国家必须彻底进行政企分离。国有企业收归国企局统一管理,地方政府不得干预国企管理。国有企业的管理参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选举法》、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法》和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监察法》执行。此外,国有企业的经营、管理和分配必须透明公开,其盈利收入除用于国防和行政开支之外,更多地用于公共设施的建设。对于民间企业,国家主要控制两端:收入的合法性和分配的合理性,可以通过《民间企业法》对于资源、产值、分配和税利予以规范,民间企业的登记必须简化并不得收取注册费用。对于民间企业产值低于一定数额的不予税收,鼓励和保障老百姓自己养活自己。严格控制外国资本进入中国经济,特别是实体经济。严格管理金融市场,坚决取缔金融投机。坚决杜绝外国资本进入中国文化教育事业,特别是网络媒体。

国家机器的根本作用是保障社会安全,调节社会矛盾,引导社会风气。而不是像一个公司一样去经营利益。现在的中国多少有点像一个超级大公司,中央政府是总公司,各级地方政府是分公司和子公司,每一级政府都有自己独立的经济项目。这势必剥夺和削弱了民生的权力,甚至与民争利。国家必须对国有企业的经营范围严格界定,军事工业、传统能源、基础矿产、交通建设等以国有为主,原则是民间能够开办的,国家则不去开办,特别是民生物资的生产和经营,国家只做政策管控。

国家企业化,这是导致官员普遍腐败根本原因。

民主经济的关键是,政府必须脱离经济利益集团,政府只有超越经济利益集团,才有可能公正地协调各方的利益。中国古代,政府几乎不开办企业。在这方面,中国古代有着很好的经验。

我们常说的“小农经济”是典型的民主经济,包括在此基础之上的商业活动。民主经济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所有权问题,中国古代土地是主要的生产资料,是私有的,政府也是适度限制土地兼并的。

新中国建立以后,原来承诺给农民的土地通过土改运动予以兑现。但是不久,在前苏联的集体农庄影响下,在极端共产主义思想的支配下,把刚刚分到农民手中的土地收归国有或者叫做集体所有,这是一次重大失误!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,由于土地的所有权属不明确,各级政府大肆挥霍土地,无视农民的土地权利,强取豪夺,导演出了一幕幕农工悲剧,这就现代农民仍然处于社会最底层根本原因。

民生问题,就是民主问题,也是民本问题。民本以民生和民主为内容;民主以民本和民生为基础;民生以民本和民主为保障。民本、民主、民生,这三者是不可分裂的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